由心理史觀去看北京奧運的波折

這幾天,有很多坊間的評論都當北京奧運受到天譴,我不懂什麼天譴不天譴,只知道可以從心理史觀的角度去分析北京奧運前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首先,因為北京視奧運為中共國天下第一大任務,因此中途它發生任何事,都當成天大的事,而中國民間亦因此而產生了巨大的效應,例如一些常常發生的意外,如撞火車,就視作上天的徵兆。不過,不可排除是因為中共太專心辨奧運,而對較為次要的社會管理有所忽略,而民間的情緒又被中共豉動,任何人和政府在情緒興奮時及緊張時,犯的錯誤當然較多,況且中共的文化一向較粗疏,因此中共國發生的意外自然更多,而一次意外又使人民更向天意的角度去想。本來中共國是無神論的,無神論自然是不相信神鬼,但是一來中共改變根深蒂固的多神論文化,二來中國的天災人禍不少,科技相對落後,神鬼之說從來都是無法用證據及邏緝去反駁的,而且凡事訴諸天是一般中國人的思想特式,而在現行的政治專政,除了天/自然之外百姓亦沒有能力去有效制衝中共。
euler在此提出的理由,基本上可以解釋為什麼會有西藏的暴動,以及其後藏人在附近地區的暴亂;這些行為看在漢人眼中,只會加劇他們本來的民族主義亢奮,而中共一貫「什麼事都是外力策動」的解釋導向,當然無助舒緩漢藏的種族/文化矛盾(世俗主義vs.宗教神權),後來發生的彊獨份子意圖恐佈襲擊北京奧運,除了北京奧運可吸引世界視線,亦因為漢族在中共操縱下把奧運視作民族圖騰,加強對方攻擊的誘因。另外,中共愈壓制中共國境內的藏人,愈益發激起境外的藏人及其支持者,以及世界各地不滿中共人仕的「抗衡」,奧運火炬被干擾自屬必然,但此事又反過來加強了中共國民的仇外心態,因為中共的傳媒一定又是用「外力策動論」。
因此,北京在此種有升無降的緊張氣氛下,政策上犯過錯幾乎是免不了,但小小的過錯卻被心情亢奮但和國家機器懷有多小敵意的國人放大,視為天意;當然,天意亦是中共國人民唯一的思想空間,天意才可以「安全地」表達自己的異見而不被秋後算賬。而天氣往往被視為天意的顯示,所以中共國氣象局當然「看不到」南方雪災的徵兆,而地震更在漢族文化中代表了上天的震怒,所以中共亦「理所當然地」看不到任何地震的徵兆。
奧運火炬名叫祥雲,其實就是投射了中共「以為天下太平、四海的華人歸心,因此上天一定會賜予良好的天氣以示「鼓勵」及讚許中共」的願望;在此氣氛下,在中共及不少頭腦發熱的民族主義者中,中國怎可能會有壞的天氣及地殼變動?我不知人的思想是否可以達到控制天氣的地步,但中共的心態及無疑是一系列事件的始作俑者!
我以為如果中共可以像其他民主國家一樣,只把它視為國家中其中一項大型的動育活動,而不把它上升到近乎國家民族興亡的層次,則撞火車、奧運火炬被搶、西藏騷動、四川地震、南方雪災雖然未必可以避免,但對中國人民的精神創傷還不至於會太重。我想,這是不是我一廂情願呢?因為在專制政治下,竭力去政治化的中共國對人民行為/感情/思想全面管理,因此政治無孔不入,政治無所不管,中共國的體育從來都是政治!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18,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