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和道德

記得以前有一次為中學生補習時,學生問我:為什麼號稱最民主的美國不重視香港人的人權,正值沙士期間要把香港商人分隔到另一獨立展覽廳?我想因為我曾到美國留學,可能在不少香港人的潛意潛中,等於我是認同美國的價值觀,如以民族主義的邏緝來看,當有國難時,我是近乎和外國私通賣國的漢奸了!
我不記得當時我有沒有用這樣的說法來回應:一般人心中仰幕的是美國的民主制度,而民主制度在香港人心目中往往和道德是掛勾的,因此泛民主派因認同和爭取「民主」,立刻佔有道德高地,其實民主制度在本質上是和道德無必然關係。在民主制度之下,政客的良心是要對得住所屬政黨.推而廣之是本國選民,最後是全體國民,因此美國政客最高的道德是盡量保護其國民的生命、財產及尊嚴,因此,在大難(瘟疫)之前,外國人民的人權不及民主政治的「道德」重要,而他本來選出來就是要維護他選民的利益,因此是理所當然。一如美國出了瘋牛症,香港政府一樣會禁止美國的牛肉入口,而去理會依賴出口牛肉為生的美國農民的生存權;如果中共國發生疫瘟,香港一樣要中共國的旅客隔離檢役,這時不見得會有香港人會提出要尊重中共國人的人權及尊嚴?
香港人是時常混淆了普世人權價值和民主政治制度的道德,前者理應是世界各國共同遵守,是人之所為人最基本的道德,它是以全人類來劃線的,無分國界、種族,亦是相當高尚的道德情操;而後者指的是為本國國民/選民謀福利,爭權益,本質就是計算如何令自己的政治目標達到,道德不道德只是相對於政治目標而言。從來沒有人說,民主社會一定是對外國人有道德的社會,民主的發源地希臘,本身是大量利用奴隸,而且其霸權主義的侵略及剝削他國人民,絕不下於美國及西歐對第三世界的侵略及剝削;而美國在打獨立戰爭時亦有行奴隸制度,是不是因此民主制度可以容忍不道德的事發生,所以就可免則免呢?
如此說來,我真不知該行什麼的政治制度才算有道德?是不是香港/中國只行有道德的政治制度呢?民主制度在某些人心目已經是不道德,但是中國古老的皇朝亦不見得如何有道德,每一朝都是削剝人民來保護皇帝家族,每一朝都有政治犯,如今中共的所謂共和制,除了名號濫用人民一詞外,在結構和運作上不見得和封建皇朝有大分別,有八千萬的中國人枉死,更談不上道德。相對以言,如只以人民基本生活被保障的程度當為道德的標準,民主政治制度仍是比專制和獨裁政治制度更有道德,因此只有中共國的人移民他國,卻不見有英美的國民移民中國,而所謂「移居」中共國的人絕大部份是華人,而且像香港的副部長們一樣,絕不放棄外國國籍。
美國政治制度看來比中共國政治制度有道德,因為民主政治制度逼美國政府向人民負責之故,因此美國對美國人一定有道德,香港在沒有普選以前,不能期望整個政治制度有道德!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七月 6,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