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原教旨主義一例:未成年少女性交

我曾提及香港人有一種法律原教旨主義的趨勢,習慣以字面去解釋,而完全忽略了訂立該法例的社會/經濟/政治背景,和訂立該法例的原意和背後的假設,正因為法律始終不可以純綷以字典的定義來作非黑即白的機械性判斷,因此我們需要有法官、律師和陪審團來決定每一條法例應如何應用在每一件案件上,最後還是以人的判斷為依歸。法官要做的,是盡量在各案件的獨特案例中保持法律系統的邏緝完整性,同時亦不得不考慮該判例對社會的影響。
愚見以為,一條常被濫用的香港法例就是和未成年少女性交,即男方和超過12歲但未滿16歲的女性性交即屬犯法,不管對方是自願與否。該法例訂立的目的是防止入世未深的少女被成年男性剝削,因為當時香港社會較保守,一般未成年少女的性知識較少,易被入世已深的成年人欺騙,而且社會普遍歧視有性經驗的少女,因此做成心靈上的創傷。
但是,在資訊爆炸的現代香港社會,說一般未成年少女的性知識較少的說法已經難以置信,而社會亦比以前抱更開放的態度面對有性經驗的少女,依據一些社工的說法,現在大部份的少女在中一、二時已經開始拍拖,而拍拖本意就是滿足雙方的生理及心理需要,拖手在廣義上其實是性交的前奏,不少男女在拖手已有性興奮的感覺,亦自然產生和對方性交的期待,因此順理成章在一、兩個月內性交。兩情相悅到底是不是如法律時所說會傷害一對熱戀的男女?是不是只准他們滿足心理需要,產生對性的期待卻不准他們再進一步,才是對他們的生理、心理發展最好?人所以有青春期,就是為了令他們在該段時間內結婚及繁殖下一代,這是人類演化近萬年的結果,不是短短的現代文明可以改變。你又不可以改變人的生理周期,既推遲可以合法結婚的時間,卻又不准兩個血氣方剛的人的性慾得到宣洩,社會是不是在集體剝削少男少女的性權利?
凡是女性在十六歲以前,她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和任何年紀的男性性交,她的性需要只可以由自慰去解決,自慰當然是不及性交有效的解決辨法,香港社會是不是打算逼瘋我們的下一代?是不是一句法例不准,少男少女的性需要就不再存在呢?香港社會是不是在用法例去傷害我們下一代的成長呢?
更荒謬的是,不少類似案件男方都被判去接受感化,反省他自己的過錯,他錯在什麼地方?他傷害了什麼人?是因為他的行為而直接傷害其他人,抑或是無知的社會制度借他的行為來做籍口傷害他?輔導,輔導什麼呢?是不是輔導他這是個成年人掌握法制大權的社會,在任何情況下都一定要絕對服從成年人的規則,不要去思考,只要服從?是不是輔導他「權力就是真理」?是不是輔導他要陽奉陰違,如不少成年人般做偽君子呢?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七月 10, 2008.

一個回應 to “法律原教旨主義一例:未成年少女性交”

  1. 沒人知道就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