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是世界未日續篇

在我寫「北京奧運是世界未日的序幕」時侯,想到是中共國經濟崩潰,而不是美國的經濟崩潰,中共國因北京奧運太早被炒得太熱,因此損失了辦奧運一部份經濟收益,實屬平常事。之前過份的期望,往往令人事後大失所望,中共國今年天災人禍連連,因此中共便有極巨大的心理壓力非辦好北京奧運不何,如此的心理狀態,一來小小的錯都會被放大,二來令它防民更甚於防川,破壞人民本來用愉快心情迎接北京奧運,北京奧運想要達到的心理效果,只剩下亢奮一項。如此看來,中共國境內外的反對者,在心理戰上,的確是打勝了一仗,借中共的手來對付它自己。其實想深一層,中共國在每屆奧運會中,金銀銅牌總數一直名列前矛,即中共國人民已經習慣和適應了中共的技倆,凡事在人民預期之內,沒有驚喜,給人的印象其實只是費了超大的勁去把一切堅持原狀,或者有人會問: 為什麼中共國自稱是大國,但是辦一個小小的奧運會都要傾全國之力呢?君不見美國、澳洲、日本辦奧運會時,是要動用到軍隊在附近巡邏?舉辦的城市又要戒嚴?嚴重干擾人民生活?為何自號大國的中共國要用這麼大的力氣去辦一件如此普通的事?
論心理戰在中共國境外的效果,其實亦只是麻麻。例如泛民主派在北京奧運完成後不到一星期,而衆運動員又來香港延續「民族愛國」下,依然可以在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二十三席,可以說是完全打破了中共的如意算盤,中共了解到它的代言人:民建聯,是在任何政治經濟條件下都不可能成為香港政治上主流,六四得票比例牢不可破。而且,如果用數字學的角度看(當日是八月初八),可以說是上天有意偏幫泛民主派,否則選民如何可以策略配票配得如此平均,反而是民建聯浪費了不少選票呢?
固此,其實在心理上,中共是被香港投泛民主派的選民打敗了,它剩下的策略就是明目張膽的除去自由黨,目的是借香港商界的力量去令普選議案在立法會不能被通過,然後把責任卸到香港人的內部矛盾,中共似乎以為香港普選之日,即中共滅亡之時,香港的水始終制住了中共的火。但是如此一來失去了中間派,中共和香港的衝突將日趨尖銳及明顯,因為在不少人心目中,民建聯和中共都是同一路的人。中共是不是一如以往,有絕對優勢呢?
因為北京奧運,現在中共國的經濟又露出疲態,又爆出最大規模的有毒奶品事件,削弱了中共國在經濟的絕對優勢,前者影響的是收賣人心的能力,後者打擊了中共在北京奧運刻意營做的良好管理形像。試問為什麼中共國為什麼可以把北京奧運管理得井井有條,但是對奶商卻無能為力呢?同時,前者和後者都同時打擊了香港經濟,更受金融海嘯打擊,可以說是禍不單行。留意一下中國歷史,發覺朝代的滅亡無一不是和大規模的天災有關,無他,封建制度有它的內在問題,天災期間只會把它的壞影響放大,而每一個制度、系統都有它最大的錯誤容忍度,中共的管理制度其實並不比清朝的先進多少,但是它受到的考驗,卻是有史以來最多,因此有人曾推算出中共的壽命不過今年,不是完全不合理。中共國亦是金融海嘯的受害者,一來它為了美國出席北京奧運,買了大量的美國房按債卷,見財化水;二來,美國及歐洲經濟不景,自然打擊中共國的廉價產品工業,及投資者在中共國設廠的意欲,三來毒奶事件亦令中共國產品的商譽受極沉重的打擊。中共一向以來用經濟發展來壓抑政治民主化的訴求,如今經濟這張牌已失效,能再用什麼方法呢?唯一的只是不斷的「歡樂今宵」,分散人民的注意力,但是「歡樂今宵」又只會加速經濟資源的消秏,如此下去,中共國政治改革不夠快,始終都是死路一條。
我以為中共看不到神八、神九的發射,因為它為了辦好北京奧運,埋下了滅亡的種子,如今的國內外形勢,正好助長這些種子發芽成長。十六年前是預言,如今已成事實,只是不少人一廂情願地逃避現實。中共國滅亡,香港特區政府倒台,你預備好了沒有?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十月 20,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