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的一個小小想法

記得以前曾經學習過某認知心理學實驗的結果,它以為人類似乎天生可以在極糢糊的視覺訊息下分辦出活動的性別甚至身體狀態,要是說人類演化出如此的功能也不是天荒死潭,因為人是群居動物,人愈可以從不足或被歪曲了的視覺訊息了解另一個人的精神及生理狀態,他/她愈有生存的優勢。我不能釋疑的只是他們作的實驗可不可以排除另一最有可能的假說: 其實實驗者是因為由小至大看慣了在不同情況下的人面孔,所以其神經系統慢慢學習了如何修正在極糢糊或被歪曲了的視覺訊息;而不是直接由極糢糊或被歪曲了的視覺訊息去推斷出產生該訊息的人的精神/生理狀態?如何去設計一個認知心理學實驗實驗去判斷前者還是後者更接近事實呢?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1,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