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應在小型聯合國的發言

各國代表、使節你好,

命運有時真諷刺,剛才有位加拿大來的代表說我的英文地區口音太重,比較難聽,因為我來自香港: 英國的殖民地,然而現在卻在「聯合國去殖民化小組」中工作。因為我是殖民地的子民,口音東不成西不像似乎是理所當然,而我的母語一直被當成次等語言,甚至在殖民者離開以後,中文的地位還不見提升,所以在中國人管理的地方卻偏學不成中文,我感到很羞愧和無奈,中文它只是一種語文,天生有什麼錯?犯了什麼罪呢?為什麼我是中國人卻不太懂中文,想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也不可以?如果不是我的錯,這不就是殖民主義的萬惡嗎?

因此殖民主義的傷害遠遠不只是土地的佔領、人民被奴役及天然資源被掠奪,而是在被殖民者身做成的心理傷害:失去本身的身份認同,令我們即使回複本來的國族身份,也感到比未曾被殖民者的同一國族低人一等,世界各位有良心的大國,你們為什麼還要保留殖民地呢?

比利時代表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2,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