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推動者」證神來看看人的心理結構

「第一推動者」是希臘亞里士多德提出來證明神存在的論據,以東方文化的角度來看很膚淺﹐因為因果論就是由「今天的因,明天的果」反推出「今天的果,昨天的因」而繼續向前推,直至無限遠的從前,為什麼「今天的因,明天的果」可以推導出「明天的因,後天的果」直至無限遠的將來,但是反過來用又不可以?

我以為這代表了在希臘文化背後有一套有限時間觀,只時間一定有個起點和一個有個終點,而想這個問題時亞里士多德應是相當年輕,所以自然是隱含了距將來還有很遠很遠,像看不到的無限遠的想法,也有看不到自己最害怕的死亡的意思;相反,因為過去不是距離自己太遠,而於人的心理而言,人的出生亦即自我字宙時間的起點,自我意識的出現,首先是分開了有和無,知道自己過去是不存在,現在可以自覺到自己的思想/感情活動,所以變成一切是有起點的了。

因此,因為一般人都傾向用人類中心主義是看世界,分不清自我建構的認知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分別,所以即使明白在邏緝上「第一推動者」這論據是自相矛盾,但是在感情上還是相信有「第一推動者」,因為人的認知從來都不是中立的,只是人以為自己的認知是中立客觀。

我另外就聯想到電腦工程學箸名的停機問題(halting problem),我假設是人的認知系統同樣也面對同一計算學難題,就是如何知道一條問題是已經被解決了,不用再花心機呢?因為人腦的計算資源可能比電腦更珍貴,所以就更需要保護了。因此當人腦在想「第一推動者」這問題時,因為人神經系統意識到如果要完全合乎邏緝,則要不停地向前推,用盡所有的計算資源也不能停止運算,所以這一問題就觸動了人腦天生的防運算超載機制,令人傾向接受「第一推動者」,因為人腦的計算資源珍貴,要好好保護。所以「第一推動者」其實是在試人腦的防運算超載機制,而邏緝明顯不是為人腦的運作而設計的﹐人腦的運算邏緝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認知過程的性質,又和人類中心主義的影響稍有不同。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七月 23,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