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禁毒,但禁不了色(3.8): 天堂和地獄,快樂和痛苦(上)

(WARNING: Below contain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C巧文的男友從來不知道他家中的電腦一早被裝了木馬,因為某些他見獵心喜,看見某位中共國特務擺出來的美女照就慌忙把她加到自己的朋友列中,而對電腦一知半解的他不曉得在上一次更新微軟系統時已把MSN的自動檢查某一組以有害行為為本的自動偵測不良程序碼功能關閉,後來一次為了見她的盧山真面具就下載了一個中共國常用的軟件來安裝,因為自己常用的軟件不能和她的溝通,而當兩個軟件都同時啟動時,他的病毒測驗軟件一時分不了是哪一程序在幹什麼,結果自然是在他不知不覺間被盜去社民連帳戶的密碼,其實電腦保安再精密,最軟弱的一環依然是最軟弱的一環: 人性,不過她卻高估了他的警覺性,一直以來只是截聽他和其他成員的通訊內容,沒有冒他的名義而發出什麼訊息,而他一直低估自己在中共對香港泛民主派這一盤棋的重要性,因為中共曾找專人分析他的面相及時辰八字,以為他會是導致中共政權崩潰的其中一位元兇,社民連攻中共的心,中共同樣也可以攻社民連的心,法輪功在中共國有過千萬成員,一樣被打得人仰馬翻,9成9的成員變成活體器官供應庫,何妨由大量未知世間險惡組成的社民連呢?

人愈了解真相,生活得愈痛苦,所以他選擇了大部份選的路: 逃避,不過比一般人較聰明的他卻同時參與社民連來消費自己的正義感,就像不少香港人參與七一遊行、六4集會來令自己覺得自己是有良心的人,當然,激進主義也是很潮的東西,一但參與他對異性特別是思想左傾的,魅力就部增,他身邊不乏願意和他上床的女性,而雖然他床技一般,但只要他提到長毛的人民革命思想,女伴就高潮連連,他也不介意在這些女性心目中其實是和長毛這些浪漫的激進主義者在做愛,他不過是長毛的其中一幅肉身,這些女性的天堂或者是馬克思主義者所想像的人間天國,但他的天堂就是很簡單的感受到自己的陽具和她的陰道一陣陣收縮,像是撤尿一樣把他的精液灌到她的子宮中。他不是不明白如他母親所言這一筆風流賬遲早會有人跟他算,他雖然家境不錯但卻是無論如何也還不清,他最後大不了就是結婚來還,沒有什麼大不了。他心想異性動不動心不在於他的花言巧語而在乎她的自由意志,而天生年輕貌美生性風流不是罪,要是世上人人都要為向你動心的人付風流債,則不少人不知要怎樣才還得清,選擇去動心的是異性不在自己,為什麼要他付這些最容易動心的異性的孽債?

沒有怨孽,不能結為夫婦,否則早早解了結就各行各路了,這麼用心理分析去解除戀愛心結豈不是在拆散無數的姻緣?如果不是他看了互聯網上這些業餘心理學家由心理學論文提出的追求手段和方法,或者他可能會每一段感情都認認真真去對待,第一、二三次就開花結果,成家立室,這樣雖然他的家庭同樣過不了2012年大關,或者一家人會餓死/病死被炸彈炸死,但不會死得如此轟轟烈烈。他用盡一切方法去過平凡的生活,去做平凡的人,但在亂世中只分英雄和狗雄,其餘的人無論死得怎慘也不會有人理會。

現在的快樂就是為了未來的痛苦,她現在苦侯有情郎的痛苦將來也會變成狂野放縱的快樂,坦己的快樂就是為了亡紂皇的國,以整個國家不少家庭的快樂為代價,今天,他的快樂不知不覺間竟建基在她的痛苦之上,或者整個中國都要付出快樂為代價。這或者就是資本主義下愛情的終極模式!

他沒有什麼是真正不快樂的時侯,所以戀愛在他身上也是不可能發生,因為愛情總是發生在當有人為了補償自己的損失而追尋代替品的時侯,作為情緒的一種平衡,運氣好的是當對方積極回應,就會進入另一階段,最後能過四關的就成夫婦了。她一直的策略都是要打亂他生活的平衡,令他感到不快樂時就想起她,需要她﹐最後不能沒有她而生存。不過,令她感到矛盾就是怕她會他因此而不高興,之後再不理睬她,所以她不惜一切,當看到陳希希這個風流偽君子的時侯就推想有一天或者會委身於他,不過這也不重要,因為無論陳希希能給她到天堂上的天堂上的天堂的快感,但是和男友的這一次也是她身心投入的第一次,亦是她的最後一次,以後她就是男友的妻子了。

這些電郵退回來重重的打擊她,於是一向無神論的她在這晚用遍了所有的占卜方法來看他倆的前程,幾乎所有的結果都是指向他們會在天上結成良緣,其中一個結果更說現在他和她已經是情人。這也不理,她繼續埋首她的日記,她喜歡用原子筆去寫這種感覺,而不是用最方便的電腦去寫,她不是在乎私隱不私隱,而是在乎每一個字的筆跡都藏有她當時的感覺,或者這就是最有力的情信,或者他有一天看到會感動到非要和她即時註冊不可。在遇見他的這天,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生命要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她要他永遠生活在一起,直至老死,何以他是如此的猶疑不決呢?是他沒有這個勇氣和承擔,還是他永遠喜歡扮演一個浪子的角色呢?又或者是他註定是為她帶來不能磨滅的痛苦?

人人無意,卻成就了天意!

其實陳希希一早感到C巧文有點不妥,他看過無數嗑藥之後的反應,發覺她竟然有點相像,而這麼關心驗毒的結果,不就正正代表她是其身不正嗎?就算這有其他動機在內,只要驗出來的結果符合他這一套假說就可以,再者HKSAR的話有一定的信譽及權威,然後他是更新的基督徒就更有說服力了,沒有人會以為更新的基督徒是可以有歪心的。現在下一步就是決定如何和群員一起享用她的處女之夜,人數是3個5個還是20個?是一次、二次還是三次?誰作好人誰作壞人?之後是說服她成為援交少女/養活他的情婦還是做社團的性特務來接近社民陣的核骨幹呢?

想起此事他就戴上了手套翻了翻電腦的螢幕及按鍵的記錄,再拿工具套取上面的指摸,然後再看看她剛才和他口交的精采片段,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他為防別人偷襲他的樣本就把微型攝影機掛在身上,當他身體一動時就自動記錄。他翻看一次,確定整件事看來都像是她主動去誘惑他,要是被強逼的話她是不會用這些高難度方式來口交的,加上他看到裝她體液樣本曾經有意圖被打開的痕跡,於是他便通知他在化驗室的朋友來做一次特別的驗證,他承諾周未可以請他到中共國的紅燈區,全日任玩,如果這位朋友要玩本地學生妹的話,他就可以利用之前毒品拆家提供的方便,反正這些少女被全組員玩完一次後,他任玩又何妨。他換了衣服,細心的清理地方,收好了他的手提電腦後就用現金退了房,這些現金是即從找換店換出來,只有這些店員的指摸。

這一晚是她最漫長的一夜也是陳希希的最漫長的一夜,她睡不箸在寫日記,當然又想起他,於是又在日記中寫下對男友的性幻想,表明在她心中,她不是為陳希希口交而是為她男友而作,一下子就寫了五千字;陳希希就在等他朋友私下化驗的結果,當這結果傳來的時侯就仔細的分析如何利用這一份報告,他特意用現金乘車到另一區打了幾個電話給組內最要好的朋友及交待另一位朋友打電話給校長。

她吃了更多的天然「安眠藥」也睡不箸,也真奇怪,為什麼自己的心情好像忐忑不安似的,於是她再傳更多的電郵給他其他的電郵戶口,這些他是從來不會查的,她甚至硬起頭皮玩起互聯網遊戲來找他,卻因為自己的水平太低而他卻是大師級(他一部份的收入來源在於為顧客達到某網上遊戲的第X級),所以明明看到他在線卻也是接觸不到他,偶而一次程式出問題讓她可以越級通訊,她也不敢用自己真正的身份,怕他會嫌煩,所以他只是禮貌的回應了她幾句就繼續專心玩他的遊戲了,他想到的是她不太可能成為下一位顧客,另一邊這位中共國的女特務又在誘惑他。

這晚她居然沒有自慰,心情差極了,她怕她努力得出來的結果原來不值一文。

早上她照常回校,不知誰傳了一個紙條給她叫她有空打過電話,她心想這一定是上天被她的犧牲感動了所以社民連的男友或者約他出街了,不過這幾個月來相思之苦令面容憔悴,就是用了化裝品也掩蓋不了﹐而且她更不停冒汗,把什麼香水都沖走了,真可惜不能在最好的狀態去見自己的心上人。這一次見他,她就是要豁出去,預備把身體毫不保留的獻給他,這一去就再不回家,之後以他的家為家,所以一向不把身份證帶在身邊的今天也破例帶了身份證,想像或者和他大幹一場後,他會牽她的手到婚姻註冊處。她是遲來先抵岸,他其他的女伴就是再沒有機會了。

他也是心緒不寧,昨晚也不怎樣睡得香,奇怪的感覺就是他在互聯網遊戲連連大勝也是不覺得舒服﹐而和女特務調情進展順利也沒有滿足感,這是發生什麼事呢?查一查社民連的內聯網,一切卻是如常,於是第一次他想起了思慕他的C巧文,忽然他有一個不如和她開房之後就各走各路的念頭,於是動身找她的聯絡電話及MSN,只是找來找去找不箸。

她興奮的打了這個改變她一生的電話:

「是不是ABC?我找你很久了,人家掛死你了….」

「你昨晚一直想箸你如何用口交來誘惑我嗎?是不是很回味?」

「怎麼會是陳希希的,你不是想再來一次嗎?」

「要來當然是來真的,你為什麼修改我的驗毒資料庫?你的任務是什麼?你在社民連有什麼特別任務?」

「你說什麼,我不過好奇而已﹐不是你說可以讓我看看這些資料嗎?」

「嘿!嘿!你為社民連闖了大禍了,明天的頭條會不會是「社民連派女將色誘驗毒人 員,意圖修改結果」,你男友真的要多謝你!」

「我沒有! 你在寃枉我,我不過看一看而已,再說我要通知警方了!」

「這也好,順便通知他們你把另一人的體液混進了自己的驗毒樣本,看看你是進正生或是入監牢,出獄後,以你的資色,將來可以成為紅遍 蘭街的純情女學生!」

「….」

這一天她真不知是怎樣過的,她完全失去了主張,她不敢和朋友說,又不敢通知她「男友」,所謂上課,她形同遊魂,飄來飄去,最後又是自作聰明的躲在廁所等其他學生離開,找到了她男友的電話傳了一則短訊: 我愛你。她真的不知有什麼話好說,她未曾開始就負了他,以後的生活怎樣過?以後怎去面對他?怎面對自己?

在確定其他學生都離開以後,她四處找陳希希,卻找他不箸,正在街上走時卻遇到了一架陳希希駛的小貨車,他示意她上車,到後面座位坐下,其餘幾人立刻拉車上的黑布,她被夾在幾個看來不像組員的組員中間,全程沒有人在說話。有人拿她的手機來看她的留言,又有人翻她的書包。

她彷似等待行刑的女犯人,但是她害怕到很天真,看見他們也沒有對她怎樣,秋毫無犯,以為世事真的有奇蹟,最差的情況只是和陳希希上床,甚至因為看來他對性沒有興趣,她最多只是被其他男人欣賞他和陳希希口交,或者是不只服待陳希希一個。

這一次旅程真漫長,又是如此出奇的寧靜,她安慰自己,要是他們都是色鬼,現在還不對她毛手毛腳?不過幾個正常的男人對她一點興趣沒有也顯得很不正常,一切看來都像是有點格格不入,她想用為愛情犧牲的心態去面對,卻豉不起這勇氣,想到要是和母親的關係好一點,或者她會聽她傾訴,甚至出面說服他。雖然是老土但最後的結果還不是一樣?她是為了誰的愛情而犧牲呢?她對他有愛,卻不見得他待她以情,如此的愛情算不算愛情,如此的關係算不算關係,她是如何為他犧牲呢?

抵達時已是黑夜,她認不出這原來只是另一間學校的教職員門口,依稀好像有一個十字架還有一些遙遠傳來的人聲,像是在頌聖詩,似是為這羔羊獻祭的詩。這不是獻祭,而是天使轉化成魔鬼的奏樂。

走這些樓梯,她不覺得倦,腳彷似不存在的,終於到一間房,看來像是生物實驗室,中間有一張床,她立時想叫喊,幾個人動起粗來把她縛住了,卻沒有放她上床,而是隨便放在地下。

陳希希今次要C巧文張大眼來接受她的命運,之後她會完全臣服他們的淫棍之下,成為他上位的工具,他既要性愛的歡愉也要爬上權力的楷梯。他最欣賞是當一個人由雙目有眼到因完全失去意志而雙眼變成迷矇過程,猶如人完全臣服在神的權威前,這一天在教堂竟然沒有發覺他是假裝的,大慨是其他人也是在演戲,不便互相揭疤吧!

他開腔了:「我知你是想要改寫驗毒的結果,這我不是不近人情,可以再驗多一次,驗到還你清白為止。」

說罷作狀在記錄劃一筆,示意他可以隨意修改結果。

「不過你無端端跑來色誘我,卻會令我一組人很麻煩,以為我是收賄而改寫結果,因此你必須幫一幫我們修正,再拿一次樣本。」一邊他及其他組員都拿出他們的陽具,她明白了,倒舒了一口氣,起碼他們不打算強姦她,性知識不是告訴她一個男人不可能一天做三次,所以她不過是為他們口交九次而已,她不知他們這一班人都是靠性來上位的﹐其中一個更曾經是男妓,一天可以應付十個客人。

他提起手提電話,說:「我們這裏要連夜開工,你們這邊共有多少人?5個,請盡快趕來!」

(未完待續)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八月 6,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