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禁毒,但禁不了色(3.9): 天堂和地獄,快樂和痛苦(下)

(WARNING: Below contain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她 擺了一個疑問的神情,陳希希拿出一隻膠紙,上面有她的指膜,同時又播出完全由他角度拍攝的她和他口交的精采片段,細心聽來完全像是她刻意發現他的藏身地方 而加以色誘,就恨她自作聰明以為比預定的時間早抵達就可以打亂陳希希的計劃,保護自己的貞節,且況一早做好了保護措施,誰不知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她的 大事;如果她如預正時間抵達,陳希希的盤算是他一人獨享這位小處女,之後她為了男友聲譽就會三鍼其口,成為純情小性奴,方便他向她男友勃索。

一個16歲的女學生,再聰明也料不到香港社會的陰險,特別是像陳希希披箸羊皮的狼。在赤裸裸的完全自由放任資本主義下誰人沒有狼性?她有成狼的天資,反而算是從政的「男友」就門也沒有摸到,他不過是忙於摸乳房和陰阜。

他於是再拿出這一份他私下找人做的研究報告,在黑板上劃了一句: 要怪只能怪你的男友是社民連成員,你吸毒仲意圖為你們這班人毀屍滅跡。另外拉開另一頁黑板,上面寫箸: 和勝和大佬XXX、社民連某辦事處的地址、黃毓民,之後就是一堆線條及另一些同時效忠黑社會及社民連的人物,以及他們在自願驗毒計劃的立場,表明社民連為了保護黑社會的收入所以才反對HKSAR的自願驗毒計劃,此外又暗示社民連為了保護黑社會人仕的生活模式才反對禁煙以及要求性工作合法性等等。

「是不是你自己在這時這地要再驗的?」
「用血來驗可能很痛,你是不是想用另一種體液來驗,你來了月經沒有?」
「他們都是來證明抽驗過程無誤的﹐你想有幾人?」
她 想了想,終於明白他的用意了,所謂抽驗她體液指的是抽她高潮排出的愛液,換句話說就是她合作就讓他們得嘗所願﹐則輪姦她的不會超過10個,要是她反抗,則 他們會用更強硬的手段來令她屈服﹐為所慾為,之後再給她貼上嚴重毒癮者及反抗者的標籤、順便嫁禍社民連,然後送她到其他由同一基督教會管理的機構,暗無天 日,一是成為聖奴,一是成為衆多牧師的公共廁所,社會再沒有人理會她,而黑板上就是陳希希為她男友安插的罪名,她自以為聰明,卻正中下懷,中了他的計。

陳 希希又玩他的期望遊戲了,他不給她戴眼罩就是要親眼看箸這位騷在骨子裏的純情小姑娘如何在他們手上變成蕩婦,因為單對單她事後還可以說是受壞男人誘惑一時 性起,但他要她自願的為他們服務,她不得不對自己淫蕩的一面有新的理解。現在是縛起她強迫接受,嚐過了性的甜頭以後她就會需索無窮,就算是她男友得到她, 也不過是一件被萬人玩過的賤貨,正義的代價就是犧牲女朋友的貞操。
「最多5人就夠了!」
「不是多一些人安全一些吧?我再找人來…喂喂」
她立時擺出一幅可憐和屈服的姿態。

「5人暫時就5人,視乎情況而決定要不要增加人手!」
「能趕來就趕來,不能來就算了,沒額外工錢的。」

然後走到她身邊,以超細聲磨箸她的耳邊說:「第一次抽驗可能有點痛,但適應了就不覺痛,或者你一會還想抽驗多一次呢?」
「現在先抽口水,備棒,誰去抽?」

陳 希希和二位組員猜拳,輸了給身材高桃樣子木獨這位,「你懂怎抽嗎?」立時示意另一位組員去搜她的身,看她有沒有攝錄機在身,這位稍肥而樣子一向不受女性歡 迎當然趁機輕簿她一番,一隻怪手由乳房一直摸到她的底褲,約約摸摸地感受了她花 的形狀,之後還說這是正常程序。因為他好色只在她身上抽水,摸她的性器官而忽略了藏她在背後的小型錄音機。這可是陳希希的一大失策,因此保護了她的主人不 成為驗毒組的公共廁所及陳希希相熟社團的性工作者新血,而成就了更偉大的任務,色和錢比權力更有價值,權力不外是叫人服從,是間接的享受,最直接到莫過於 財色兼收。

這位高桃樣子木獨的於是拉她的手要她站起來,然後踢她的兩腿叫她跪下並張開口,他把他粗大的棒棒一塞到底,然後便按着她頭來抽 動,把她的口當成陰道一樣,正當她暗自慶幸這位不懂要求的初哥時,他卻要求她暫停,然後扯開她的校服上衣,要她用雙手把乳房夾成一條線,把自己比較短而寬 的陽具塞在她小小的乳溝中,來回磨擦了幾下,陽具變得更粗時,再解開她的手為他一邊套弄一邊用巧舌來按摩他紫色發亮的 頭,他想的話可以一小時不洩,但現在只是前奏。重頭戲當然是要在她的子宮及膀胱發生,所以在她胸部發射了一次,再在她口中發射﹐他要她張開口把精液一點點 吞下。

什麼叫屈辱,最大的莫過於一生人無無聊聊地過,而不是在生命中一時處於下風!

當她用口來服務他陽具時就把他當成了 自己的男友,她必須要想像自己是為愛情犧牲,是在體驗愛的真啼,只要男友知道她曾受此屈辱而保全了他的名節,她不再是處女又何妨?她相信世界最終是公平, 她今天默默的付出就是為將來幸福快樂的生活,試問哪一位愛情中的女性,肯為未曾有終身合約的愛情如此努力不懈,她在和她「男友」的愛情身上找回生存的意 義,生存不是功課、考試和分數,生存就是為了愛情。所以現在是受屈辱,但是內心卻有無比的快樂,她恨不得他們再進一步去折磨她。

他們當然 會應她所求,卻是會點到即止,不會上演小毒妹被十人時刻以3P方式性交的鬧劇,這時陳希希知道過了火位,所以後來就和她用撞牆式口交,把她注射了毒品,然 後把她放在公廁讓其他癮君子及乞丐輪流享用,後來因腦湧血而昏迷之死,上了毒癮的女性被強姦,一如男女發情時免費超徠異性,誰會在乎呢?但誰未曾試過發 情,是不是當時就沒有自願與非自願之分?人所謂的自由意志,原來就是如此脆弱?

第二位就要玩直立式69,即她用雙腿夾緊他膊頭,由雙手支 撐和為他口交,他的雙手和口就沒有閒箸,不住揉她堅挺的乳房,直到她兩個蔀蕾都綻放,而口就在她的大腿上遊走,為了令她更難受,他故意先在陽具塗滿了辛辣 的香料,然後再除去她的底褲,塗上癢粉,她忍不住雙腿夾緊來磨擦,但是卻被他的頭放在中間擋箸,不消十分鐘,她的陰道便分泌出愛液一直由陰道流到她的口, 他則細心欣賞她因此而尷尬      的樣子,當然亦要她把愛液和精液一口口地混和慢慢吃。

屈辱是尷尬 、痛苦,但有什麼能夠比得上愛而得不到所愛的痛苦呢? 肉體的痛,何曾及得上心靈的痛,現在不過是難看一點,但怎可以比得上自己一在抓破臉面追求男性但對方不理的難看?且況任何女性在如此玩弄下也會產生這樣的 反應,她安慰自己,她的愛液不是為她在口交的男人而流,這是為她的男友而流,她幻想箸這不是驗毒組而是她「男友」而已,總有一會她會等到服待自己的情郎。 現在不過是為此預備而已。

第三位陳希希已經領教過她的口交,所以就把她當成泥膠隨意扭成不同的姿態,例如一手穿過交叉兩腿夾為他陽具套 弄,另一手臂當成陽具夾在雙乳在磨擦,手指則要伸進陰道作自慰,又或者要她腳板及腳指來按磨他的陽具,又或者一方面要她雙腳交叉疊在頭上為另一位套弄,另 一方面要她一邊㖭自己的陰蒂一邊為他口交,當她流出淫水時就用純頭膠管插入她陰道再用針抽她的淫水,然後又向她索吻,她逃避他就先掌摑她,再用她的乳房來 練腳力,當她開喊痛時就把陽具塞入她口中,之後更嘗試把陽具塞進她的鼻,操了一會便向她顏射,同時把苦醬倒在她胸以上,迫她清理他乳交時射在她身上的精 液,其他組員見狀紛紛有樣學樣,拿陽具在她身上不同部份摩擦,不久她的大腿小腿及手臂及腋下都充滿了精液,她又要在保持大腿張開下用口清理自己,其他人自 然又加胡椒又加鹽,令她異常口渴。

當她身體受盡苦頭時,心裏卻有一股解脫的感覺,過去她的心隱隱作痛但是身體健康令感到自己像是被撕成兩 邊,一邊是正正常常在求學的學生,另一邊是一個早晚痴痴等情人的回應的傻瓜,現在她心痛終於在身上找到表達的方式,用性器官的痛去表達情傷最好不過,她表 面在流淚,內心反而輕鬆。

陳希希拿了杯水在口渴的她身旁,自己喝完再用嘴把水送到她口中,一位照辦卻喝完水用尿液淋在她頭上,另一位更乾 脆尿在她口中,其後就假作可憐她而狂灌她喝水直到她的肚子漲起來,然後開始把一支支電震器插入她膀胱,之後就兩人就彈坐在她肚皮上,一人坐在她的面上把陽 具塞入她口中,然後用皮鞭來抽打她的乳房及臉來控制她的口交,直到她體內的水壓把三支噴射出來到大盆上,然後再迫她喝尿輔以大盆的水。三人輪流,不久便除 去她的褲及底褲,拿一支掃把插在她肛門要她跳舞。後來再把她的手腳縛綁,然後在陰道外面塗黑鬼油,就要她表演把電震器一下下吞進陰道中,欣賞她被慢慢破瓜 的痛楚。

愛情是一種奇怪的東西,它比宗教更令人能逆來順受,甚至身體愈痛苦內心愈快慰,它令人只在乎結果的甜蜜而不計過程的痛苦,有哪一 種東西更歪曲人的理性呢?它是社會消費最多、流傳最廣的毒品,它能令充滿鬥心的人因失戀而失去鬥志,又令無能的人因戀愛麻痺了頭腦過份自信而失敗。是人不 能生活在完全的真相中所以才需要愛情?還是人因為愛情所以才不能在完全的真相中呢?

當電震器被完全塞進去時,陳希希用棒把它推到最深的地 方,之後又慢慢拉出來,只見她嘺喘連連,滿身香汗淋漓,之後把她綁在台上,架成一個自動抽插裝置,看她因重量不平衝而被兩個電震器出出入入她的陰道、膀胱 半小時後,之後把她鬆縛,她就毫不拒抗他們三人在她身上各自各精彩,還主動配合他們三人的各種肛交及性交姿勢,一邊淫叫一邊用伸腰用子宮頸來磨擦陽具來取 得更大的快感,務求陽具伸進她的子宮來發射,各人在她陰道、膀胱、口及乳房各射5次才滿足,她的肚子微微攏起,因每人每次都在她體發射達4分鐘才停止。

陳 希希拿出避孕藥,並伸手指玩一玩她的尿道口,用意是表示他仁慈而沒有玩更殘忍的花式如滴蠟、糞便、用酒樽塞入陰道/尿道、針刺陰蒂、被已入珠的陽具進入, 直可令她心肺妨如下下被撕裂,但卻混和了水自己一口喝下,其他的人也如是,之後她以為是他們又要侮辱她﹐張開了口擺出一幅可憐相,誰知三人卻運功,然後輪 流把因尿急而硬化的陽具塞入她的陰陽,再把她倒立起來用頭來着地,之後竟在她的子宮排尿,這一下擊中她的要害,眼淚如泉湧,她名乎其實的被沾污,不可挽回 了,再找不到籍口來欺騙自己這不過是一場較粗暴的性愛遊戲,這完全是虐待,連剛才的生理反應也是假的,也是裝的,她完全屈服了。

陳希希看見得手就立時示好,要她同意下次再到某處去只服待他一個(另加一頭獵犬),高潮這時他會待她溫柔一點來使她馴服,最後可以和最變態的客人援交來為他生財,今次她看到由頭到尾只有3人參與已經舒了一口氣,彷彿是陳希希暗中幫助她﹐其實是順便試探多一點她男友的消息。

放 電震器就是不想因誰是第一個佔有C巧文而令弟兄們磨擦,陳希希不在乎但他們都在乎,首要的是維持驗毒小組的團結,否則他們會被千萬種不同的誘惑和利益分成 一盤散沙,各有各的政策執行方法,於是結果便不能達到預期。也是因此他只找和他同是黃仁龍一派的好友來分享戰果,要是此事讓曾蔭權的一派知道,可能因分贓 不均而內訌,他背不起這樣的罪名,更不知黃仁龍手上是不是有他以前的犯罪證據壓而不發,一但陰謀被拆穿就可以完全推到他頭上(及曾派的組員)。

另是他也看穿了C巧文的性心理,現在她有籍口向「男友」說自己的第一次是好奇用電震器試試高潮的感覺,又不用說謊,而一般而言,男人只有興趣知女友的第一次而不想去聽她每一次和別人性交的精采內容,於是他就二全其美,既可以玩她又可以保住她和「男友」的關係。

陳希希沒有料到校長另有一套盤算,和同是基右陣營的他有利益衝突,而她的命運註定了是往最差的方向走,不可挽回。

她 心想,我的第一次做愛雖然不是和最愛,但是卻是為他而作,應該不會有人不把這些當成犧牲吧?但她同時卻又擔心自己已非完璧,男友會不會嫌她是一個淫亂的女 人而不要她呢?他喜歡有性經驗的女性還是沒有性經驗的呢?她可不可以撤謊說是自己中一、二運動而傷及處女膜呢?就算自己在這時有男友又和他有性關係又如 何?當時她未遇到自己的最深愛,湖裏湖塗就發生了,誰能知第一個做愛的人是不是自己的最愛?女性的貞操是不是代表一定要和第一個做愛的人一生一世呢?如果 內心出軌也算的話,世上有幾多個貞潔女子?無論如何,這是犧牲、是虐待、是交易而不是性愛,不是有性器官的接觸就可以叫做做愛,一如不是有陽具懂性交都叫 男人,只有像她男友一樣不強權才可以叫男人,這一班男人不過是陳希希的傀疊而已,而陳希希不外是一 部性交機器而已。

更大的打擊在等箸 她,她被帶回她學校時身心俱疲,她的手機被關掉了,收不到她憂心梗梗的男友首次的私人問侯短訊,他思前想後,明白自己始終還是要有一段穩定的感情關係來作 避風港,不過這已經太遲,校長看到她回來的狀態,就擔心自己的實驗被陳希希為了私慾而無心破壞,所以他假意問侯她,他誠懇的態度令她不到五句就透露了自己 因為驗毒的事而被他們當成性工具,還把錄音帶播給校長聽。校長立時一臉嚴簫,表明要為她申張公義,她不虞有咋﹐應該說是她的壞人感覺已經完全被陳希希及他 的朋水用盡了,什麼人在她面前,只要不是像陳希希這樣性虐她,她也覺得這是好人,正如比起沒有地區直選的中共國,香港已經算是民主勝地了。是不是人所謂的 真實,無非都是把比較出來的真實當成沒有比較?人一出生就是在不停欺騙自己?沒有宗教,就用哲學去更高明地欺騙自己?甚麼叫真相?

這個黎明看來特別陰沉,她不入地獄,誰把人間變成地獄?

(未完待續)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八月 7,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