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和大哥打「War Game」

我似乎是和和大哥一起玩類似「War Game」的遊戲,在一處似乎是郊區,一間很大的房子中,外面有一大片草地。最初不是誰建議我們這組全部駐紮廚房,不過就算是廚房仍然是門窗太多,別人易 攻我們難守,甚至是大開中門,最後他們依我指示把所有門窗關掉,卻仍然剩下四道門窗。
不 知是我方還是敵方不小心被人攻入,這士兵似乎是守最安全的其中一道門,但就受了重傷,慨嘆為什麼他會到了哪兒做這件事?不過攻這方這位看來也是,由他們痛 苦的表情可以看出來,這感覺又不似是遊戲,好像真會受傷而死似的。這感覺又似社會心理學中箸名的「Conformity」實驗,就是之前朋友提到的要實驗 者捉犯人的手按在電極上,以研究懲罰對教育的影響的行為主義心理學實驗(Miligram) ,不過是次為誇張版,因為兩個看來都是躺在地上。被人攻入我方就全軍盡墨,只剩下我和大哥兩個生還者。
離開/逃走時,大哥倖倖然的說,本來以為最差的情況是可以保住車票回香港,當成最後的籌碼,誰知不小心連這籌碼也輸掉。不過,似乎又不用擔心,只是形式上我們乘火車回去還是他們趕我們走的問題,我只要行為不檢,例如高喊釋放劉曉波,就即時不用火車票回香港。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4,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