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津津機場

最後一幕是我在一架似乎是運菜的車後面舖了帆布大叫「楊津,我要飛向西飛向東,起個機場來記念您的深情,永誌難忘!」這好像是我和她一同自殺,但我自殺不遂,一死一生。這架車又不知是走向何方,其實有可能死的是我而我活在她為我設計的夢境中,想到這點就哭着說:「您為什麼到了現在還不出現,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死的是我而不是您!」真不知我當時在想什麼,自己差不多死還為自己贈興,是不是想她知道我的深情?
這個夢的節數極多,劇情複雜,人物又多,我根本記不起全部,只能聊記兩節。
其中一幕是在一間大屋來回研究,說它大屋因為我來來回回根本數不盡它的房間,人多聲雜,有些人出現了又消失,來不及問清楚她/他發生什麼事,只有兩個,好像是一男一女,看來睡在手術床之類的地方,我知道這是夢,因為這裏的時鐘走得很怪,每個都不同,一時一樣,我睡醒時,或者感覺上是由一處又轉往了夢的另一處,再者就是夢中諸多不合理的地方,和過往的夢不同的地方是過往的夢只突出一兩點不合常理的地方,但此夢卻多到合理的地方反而是極少數,唯一就是尚有地心吸力的框框。而且,不知是為了提醒我是關鍵還是擋住我的視線,令我解不了謎,因此永遠不能離開夢境,因為此遊戲好像是問不同的人不同的問題來解謎,還是為了提醒我這是主角冰漓出現的時侯,就會有藍白(紅)相間的帆布擋在我前面。這兩個人是我用逼問來令他們消失的,我不過是一直在追問他們所代表的我朋友角色中的詳細內容,其實我心 裏也沒有底,心理戰策略而已,明知這夢的主人冰漓未親身接觸過我,對我寫的一切都只是半信半疑,將心比己,以為我寫的日記及記夢都像她的網誌一樣是真假不分,純綷創作,因此對自己所知是否實情沒有信心,這招果然奏效,迫問他們就慌了,他們明知我知道是夢卻不想穿崩,後來他們就即時消失。冰漓曾經快速的進一進大屋要去廁所,但我一直跟到廁所前卻發覺廁所空無一人,就像是簇新未用過的一樣,果然是來去匆匆。或者就是在夢中她也不敢面對我。
這個夢的原委好像是一次我趕回家途中出了意外而腦部嚴重受傷,因為我走路回家時,好像是屯門碼頭附近還是天星碼頭,我見岸上坐了不少人在垂釣就走下海中走着,明知自己是不諳水性的,不知是不是和冰漓新婚,為了回家什麼都不顧,一不小心就趴了在海中,手中死命按在岸邊,還要保護一本由圖書館借來的書。眼看風暴就在身邊,不過這風暴是固定在一處地充方,這邊秋毫未犯,當然亦是沒有在岸上的人去救我,後來我只剩下一隻人按在岸邊。後來好像是被風暴捲走,失去了意識。我知是這夢又要我進另一關了。
另一關就是在戲院或者是演奏廳中發生,本來是看電(易)影或者是話劇,卻忽然有很多短句在右邊的牆出現,飛快移向左邊,有時一句,有時數句在不同的位置出現,相距的時間太短,我來(不)及分析及記憶就有另一句,感覺就像手提電話中的SMS一樣。一是我思覺失調,一是它們被安排以這速度出現來使我的分析失靈,不知是不是想告訴我現在是在夢境中被困住了。這麼多線索又這麼多不同的分析角度,一時間無法組織,如何可以去解謎呢?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8,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