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隨心所欲?

某一次在某廊中一個高人給了我一個鐵鍋,他是高人所以可以從二樓輕易到飄下來,我學他只有趺倒,幸好這層算是比一般的一層樓還要高,卻不足以令我趺斷腳, 我就是從這個鐵鍋開始研究我的份子食物組合儀,沒有他我可能一世都一事無成。

後來一次和朋友聚會,酒酣耳熱之際,我就開始談對這套理論的 意見,我研究它本來是為了吸引異性,方便我和其他女人鬼混,二來就是方便我煮飯煮餸。這研究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之作,後來就和這班朋友的部份開了一個研究室 專心開發此科技。想不到這科技完全改變了煮食界的面貌,簡直是客人想吃什麼就什麼,完全隨心所慾。

在這科技實現後的新世界,我偶然到了舊 中學來探望,只不見有什麼教師,而一大班學生在興高采烈地跳舞,這就是將來的體育堂,有了先進科技的協助,一兩個教師已經可以管理一大間學校,我還看到以 前的呂祥光的陳副校長及兩個相識的教師,不過一轉身就只剩下他們的衣服,我好像進了一間房。

另一次我就以非研究者的身份趁無人工作時進自 己的辦公室,可能我是在打坐時靈魂出竅 而到了未來,這裏感覺又像是父親井財街的公司,我十分好奇地翻開當中的相片來看,當中既沒有未來的妻子冰漓,似乎亦看不到自己,這些人好像是我的小學同 學,但我認不出自己。再打開電腦,發覺它的系統既不是MS-Windows又不是Mac亦不是Linux,應該是一種未發明的作業系統。過了一 會,Koei這位以前的日本朋友進來了,就說我一直以來都是在研發人員中是個大怪人,我會把相作某種別人不明白的抃列,故意把事情複雜化,所以我必須明白 這排列順序的意義是不是一好對一壞,或者是過去對未來才可以看明白這些相片的意思,除了Koei之外,沒有其他人理會我。

又有一次我成了 探員,或者是冒充成為探員去查自己的案,其他人似乎不知道,這樣就容許我隨意把案件的結論組織,我算是太好運,之前怎樣做錯事也不怕。

這 個未來的世界是沒有金錢的觀念,就是多得我和一組人員共同研發出來的份子食物製造儀,它可以生產食物,自然也可以生產任何物件,這樣人類過往的以勞力去 換取物質的生活模式就要改寫了,因為人人要得到生活所需只要按一個製,可謂事事都是舉手之勞。所謂工作其實都是自願,沒有任何的強迫成份。這時見到一幕在 盛宴中人人開懷歡笑,就像以前中文課本的某一節,我是有影孤隻單的感覺,好像我的妻子一去就不再回來。說是自由,其實天天的性愛都減不了內心的空虛。
我 最後想到一家小學參觀,這感覺就像冰漓中學母校附近的老鼠洲公園,我認得它像船出海的燈檯,我不過只是在校園外面隔着玻璃看看,這班小學生卻像是十分緊張 似的,即時武裝起來,而當時他們有個教師在教中文,他教的方式也不外是按一個掣,這已是他想盡辨法用全程用人手去做的,但是依然很空閒。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8,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