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唔嫁又嫁

我似乎是和二哥同處一間沒有房間的平房內(感覺似美國常見的平房,不似香港。),最近我們和另一班人爭一件東西爭得很厲害,似乎劇情是最初我們說 好了要合作,不過不知是哪方忽然反悔,這件東西不知何故到了我們手中,不過棋差一箸的就是對方似乎知道我們的住址,而我就不知道對方的居,我不敢說是我們 因為可能是二哥知道卻沒有告訴我,也就是說對方和我們是稔熟的,不是一開始就是仇人。我們避無可避,這另外給我的感覺是這件東西根本不為世人所接納,所以 我們拿箸它的唯一出路就是收在自己家中,不然你叫我放在哪兒呢?

說起來這個反悔不似是生意上你死我活的利益衝突,反而更像男女關係之間的不確定, 一方常常放出煙幕去令對方誤會自己意思,對方誤解了之後就保持自己本來的意思來行事,這一來就佔了對方便宜,而於對方而言這就叫反悔,但是放煙幕這方卻認 為自己的立場一直不變,只是對方「誤解」了。這樣的衝突比較像耍花搶,就是心理分析大師Freud再世也解決不了,有時衝突不一定要解決,對方喜歡誤解, 就讓對方誤解好了!
對方知道了就來衝門,我拼死擋箸,他們似乎只有一個人來拚死衝,這個人極之好力,我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擋他不住,大門連我一同撞 開,我見到大門已經這也不放棄,意圖用己之力把門推回本來關的位置,似乎是剛才因為關門不夠快而對方有機可乘,只要一關上門就上上大吉,就是對方知道也無 可奈何。不過,奇怪的是雖然說是我們,但是二哥似乎只是一個人呆在這裏,沒有幫手,其實我以為合二人之力是足可以把門頂住的。不知是不是二哥一早就放棄 了,好像不好意思去擋門,只有我一人去擋自然擋不住,於是不單門被撞開,而且人進來了就要搶。這時我才看清,這個我一直以為是力大無窮的成年人竟然是個小 孩子,而且還是二哥的小兒子。為什麼會是對方派二哥的兒子來搶他父親的東西呢?到底對方是我一直以為的Kelvin,還是我一直誤會了,其實是二哥的兒子 功於心計,令我們都防錯了人?又或者這是Kelvin故意令我們誤會是二哥的兒子功於心計,破壞他們父子關係?還是他們在合作呢?而他們又為什麼合作呢?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9,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