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賤格學校、傳單、職業先修

今次我不知是由呂祥光中學抑或是屯門官立中學走出來,之前我幾經辛苦才能混入去,似乎是有事要求校長,因為我是在學期中途離校,因為感情問題課程未完成就沒有畢業證書,而奇怪的是居然新來的學生好像也是個個都知道似的,於是我要豉足了勇氣才進入極之擠擁的校園,似乎學生在練習排隊,又有交通安全隊。不過進去卻發覺和之前就讀的完全是兩個樣子,就是校服也完全不同,學校不之於因為我離開而把校服也改掉吧?這個校門給我的感覺極像南屯門官立中學,而校服可能像深培中學,反正我沒有什麼印象,但說是中學,這些看來卻明顯是小學生。我幾經辛苦穿過了大量學生,因為剛才我看到似乎是呂祥光中學的校長在學生堆中,好像是很認真的和同學談什麼事,忽然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同學拿了一堆成績單給我,此外還有一張職業先修學校的報名表格,這下子我就明白校長為什麼不想直接見我,他省卻了親自向我解釋的麻煩,而我也有和他(四)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談起,我難道要怨他沒有用學校來遷就我的個人感情煩惱(為情自殺)嗎?你叫我如何面對他?面對他似見情人多於見校長,見不到他我其實也覺得輕鬆,就是不用傷害他在我心目中的形像,由他親身去傷害我。 我離開了劉皇夫小學,走以前第一次和白兔拖手的路,就在屯門公路旁,這時右邊的鐵絲網不見了,卻起了一幅寬的大石牆。而石牆又有一大堆人,十分熱鬧,其中一堆似乎是女童軍的女性就在旁開檢討會,奇怪的不是檢討他們自己的錯,而是因為某區議員派錯了傳單,而他的錯就怪在她們身上,於是她們就要真誠檢討,我真不知這樣的檢討下去下去有什麼意思。另外,我又遇到一個警察在執行職務,似乎在勸一個拿傳單的人,他一>臉無辜無奈,手上拿着一堆傳單,據說是他不應在這兒派傳單,就是像侵犯了某人的「神聖領土」似的,我離開時事態仍在發展中。 離開學校回到家安定(全)村的居屋,我見到二哥,忍了多時的氣終於爆發出來,我拿了一大堆由成績單變成附加數學試卷在大吵大鬧,就學校真是貪得無厭,就是我們家不斷給學校好處,而它卻不領情,不讓我的成績過關,好像就是欺負我父親不在一樣,就是媽常說的所謂「人在人情在」,於是我就被迫要讀職業先修學校,這對一向最聰明的我是莫大的侮辱。但奇怪的是,我同時卻仍然有心情去告訴他要好好學習這些附加數學試卷,因為更深奧的陸續有來,好像是他可以從我考試失敗學到什麼似的,但在公共物理實中我根本因感情問題而沒有去考高考,當時的精神近乎崩潰,真不知他學的是附加數學還是人生經驗? 他似乎對我的話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在曬在太陽,一會卻是牛頭不搭馬嘴說什麼剪頭髮的事,我就收起脾氣,回應他說,可以到最近開的日本專業理髮,不過二十分鐘就完成,奇怪的是我從來不打算理髮,理給誰看呢?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15,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