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組別與和諧社會的矛盾

這是某次我和一個美國人談論香港政治的內容,他來到香港,見到五一六補選的新聞,自然想知道香港在發生什麼事,於是我向他解釋香港人現在重新發現「功能組別」這個萬惡不赦的東西,原來是啞忍了它最少十三年,未計之前的十年(?)。

「功能組別」如何不公平,基本上是個簡單的數學問題,就是令香港人人的一票會因職業、學歷、收入、社會階層及和中共的關係而有所不同,製造社會分化,不利符合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所提倡的「和諧社會」目標。

它做成最少五種不同形式的社會分化:
1. 某些專業人仕(如醫生、護士、社工、律師、會計)和一般市民的對立,因為前者在理論上對立法會有更大的影響力,但要是他良心發現,放棄這一票,這又會損及 他在該界別的利益,因為該界別的功能組別議員在名義上是代表他們,即可以運用立法會議員的地位來分配該行業內的利益,就是塑造成他從事行業的利益一定和香 港整體利益不同、有衝突、有主次的感覺。相反,在全民普選的議會中,因為沒有一個擺明是為某行業利益而存在的代表,所以感覺是比較朦膜的,其
2. 某些行業中老闆和員工的對立,例如在保險界/旅運界中只有公司票及集團票,意思就是只有資本家才對該行業有代表性,這以財產為本來歧視勞動者的安排自然會 令員工不滿特權階級,傷害公司內部的團結,打擊員工的士氣,因為自己的貢獻不被社會看成有價值的,長遠而言傷害香港的競爭力;
3. 某些行業中大財團和中小公司的對立,因為某些功能界別是以團體為投票的唯一單位,又沒有法例規限一個財團只可以參加一個團體,於是大財團自然有能力大量成 立不同的團體,左右該功能界別代表的決定,甚至導致某功能界別的議員長期連任,他又和大財團勾結,用功能界別代表的權力來壟斷社會資源,試圖利用公權力來 保護大財團的經濟、政治地位,妨礙自由競爭,破壞自由市場。長期連任的議員是HKSAR自號是亞洲國際都會特有的社會現象,在變動不居的時代,有誰相信該 行業的利益永遠可以由某一兩個人永遠代表?
4. 可以投票的行業和不可以投票的行業之間的對立,例如醫生、護士、社工、律師、會計就好像比司機、報販、廚所、待應高人一等,因為他們的影響力比其他就業人 仕大,社會是不是豉勵全香港人都去做醫生、護士、社工、律師、會計?如果全香港人都做醫生、護士、社工、律師、會計,這麼整個社會的運作如何去維持?而功 能組別恰恰就是破壞了各行業之間的和諧,製做以階級為本的不平等,和階級間的仇恨。
5. 由分組點票機制而造成的功能組別和一般市民的分化,於是前者否定後者提出的私人議案,後者又否定前者提出的私人議案,令立法會只能發揮監察政府,防止壞事 發生,卻不能由議員的資源去提出改善香港社會的良好政策,不能增加政策的創意,這就是完全白費了香港政府投放在各議員的公帑,同時令市民對政治日愈反感, 覺得它只是吵吵鬧鬧,一事無成,是一項反向的公民教育,社會的向心力愈來愈低,因為沒有認同的對象。
我還沒有提及某些功能組別的議席是做成不只一種形式的分化,以及社會中上階層比較容易成為如醫生、護士、社工、律師、會計的特權階級,以特權來保護特權, 妨礙社會的流動性,這或者可以從香港十年來的財富分佈看得出來。有沒有人算過香港每年為此付出的沉重經濟、社會、政治代價呢?有沒有人算過要是香港像其他 沒有功能組別的城市,或者競爭力會排名世界前列,而不會像現在早早晚晚擔心會被其他中共國城市追過?又有沒有人想過香港競爭力不能上升的理由,正正在於功 能組別呢?如果一百億不問情由都可以損給貪污腐化橫行的中共國,而一億卻可以消除「阻住地球轉」的功能組別,何樂而不為?

再者,它在實際運作上:
A. 即使每個界別都當成可以完全代表所有行內從業員的利益,但是社會各行業的利益本來就是矛盾的,例如政府打算重點發展旅遊業,自然相對比較少資源放在其他如 教育、醫療、IT等的行業,於是在正常情況下,必然遇到其他受影響行業的反對,而且反對的必然比支持的多,或者就是這原因令功能組別議員較少提出私人議案 去改善該行業的情況,他/她其實起不了保護行業內的利益的理由的實際作用。

它的最大作用,真正設立的原因:
分而治之,防止香港獨立,拉一派打一派,令香港永遠任中共魚肉!

廣告

~ 由 newnewhkcc1976 於 五月 18, 201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