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補選浪費公帑論」

•五月 14, 2010 • 發表迴響

(來源自 facebook,本人略加刪節。)

黃明樂都痴線的,按此邏緝,香港自1997年來,每次選舉結果都是差不多,這樣不如唔好選什麼舉啊苯,所有的人由中共委任,左派委D、右派委D ,什麼公帑都不用,天下太平了!
再者,好像所有人都去政治化到忘記了有“政治工業”,其實仲系全世界最重要的工業,就是為整個香港出謀獻策,帶出來未來發展的方向。要是方向、策略錯了,就像文化大革命或者北韓的貨幣“改革”,則國家其他的生產力再好,也變成了災難。而一億就是用來發展政治工業,其實每次選舉/每個立法會議員的資助都是政治工業的運作成本,由專制到民主同樣需要,它的後果就是社會的正常運作,更重要是發展和將來。
香港人的眼光往往只集中在一兩屆,所以“愚論”才會把台灣的議會打鬥扶黑,而把中共看成比台灣天“進步”,只看到陳總的貪腐,卻忘了中共類似的貪官比比皆是。香港的發展失衡其實正正在於“去政治化”的神話深入民心,配合狗屁不通的什麼“和諧社會”,以為只要發展經濟,而經濟又建基在“大政府、小市場”的海市(溶)樓之上。沒有正式發展政治工業。當大家以為香港一億成本是驚人時,又有沒有看到中共國的政治運作成本有多少?有沒有比較過民主國家和非民主的“ 高效專制”國家的運作成本是多少?它又如何高效?如果省了所有選舉的十億八億,結果出了董建華的N個假大空計劃,浪費公帑仲驚人,想像一下如果香港一直沒有選舉又如何?
此外,高鐵的669億,我看死它是用在大財團ABCDE身上,有多少會直接用在一般市民身上?但選舉這一億是用在市民身上,這變成了公務員的薪金,政治宣傳要大量紙張橫額,這又怎樣不直接惠及了普羅大眾,還不計公民意識的提高,這不是最好的公民教育嗎?會唔會有人以為公民教育都係無必要的啩? 

廣告

夢: 蜜蜂、中共和伊郎

•五月 14, 2010 • 發表迴響

我在被窩中安睡,聽到媽在外面和親戚談電話,然後似乎床下有水經過喉官的聲音,我就納悶何以水喉轉了位置到中間,明明它是在床的右邊,即我的左邊。這時就聽到似乎是蒼蠅飛過的聲音,說它是蒼蠅是因為我只知蚊子的聲音是這樣的,但是它卻像是放大了十部八部的巨蚊,我就當它是蒼蠅,不過後來聽到媽說這是蜜蜂,因為我久不久也有蜜蜂追我,甚至停在我頭髮上,我也不奇怪。只是竟然聽到她去追打蜜蜂,這就難以想像了,因為媽是沒有什麼常識,見到這些昆蟲第一個反應不是打就是殺,不過尚不至於蠢到以為可以打走蜜蜂,蜜蜂有刺的,它受攻擊會反抗就針媽了。聽她追打的聲音一會,似乎是打到了,或者是驅逐了,於是我安心睡覺,不過不久又同樣有蜜蜂的聲音出現,這感覺就好像是耳發出的,而我本能就把所有耳發出的聲音都當成外界形成的聲音,認知系統就把歸因到外面。說時快,這時遲,我即時就產生了似乎是前伊郎精神領袖卡梅內伊/ 梅尼的影像,他說類似蜜蜂是他指派的指使,好像是有事要和我共商,我竟然感覺又似乎在某長形通道內,外面有點光,不過,因為夢中也知道外面的我太倦,於是咕嚕了一句: 你看看中共對待人民也實在太差,好像他是和我在比較伊郎和中共國的統治一樣,也懶得理他。這時我就趁一隻蜜蜂飛近時奇襲,我或者是因為半清醒而不知蜜蜂的危險,還是我聽信伊郎精神領袖的說話,覺得它既然是大使就不可以傷人,我手掌感到大點刺痛,好像是幾乎殺死了蜜蜂,不死也嚴重傷殘,我似乎是無意殺死它,一切不過因為我半睡半醒。這時卻來了另一隻蜜蜂趁我要打開被窩來追殺之前的蜜蜂時,竟然飛了進來,蜜蜂進被窩,我自然是無法再睡了,於是就打開了被窩,似乎是夢中的聲音說: 大開中門,不過兩隻蜜蜂,就是我手上拾這隻也不知所踪。

516公投的創意欣賞數則(下)

•五月 14, 2010 • 發表迴響

(這是另一類。)

有無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教師,明白教育下一代係重大的負責,特別係教育下一代什麼叫民主、自由、平等,而我對自己比普通市民多了一票感到羞愧,覺得自己不是以身作則,一心一意為香港未來發展的教育界成為特權階級,自己教書要人平等自己卻在教育界的功能組別為特權背書,所以為了補償我一直都支持特權,我就要在516投票掃走特權,支持普及而平等的原則,為香港建立一個更好的將來。」的facebook群組?

有無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醫生,醫人救人是我本職,我深信職業無分貴賤,醫生、護士、菜販、司機、文員他們都是人,職業無分貴賤,都是為香港社會出力,所以我對自己比普通市民多了一票感到羞愧,覺得自己不是以身作則,一心一意為香港人的健康打拼而竟因功能組別而成了特權階級,是民主及科學的西方帶來了我的醫術,我的特權階級竟然成了反民主普選的最佳籍口,所以為了補償我一直都支持特權,我就要在516投票掃走特權,支持普及而平等的原則,為香港建立一個更好的將來,醫者父母者,社會有病,我是病的來源,所以我要醫自己。」的facebook群組?
有無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會計師,覺得職業無分貴賤,會計師、律師、醫生、菜販、文員、司機都係各自為香港社會出力,我又不是什麼偉人,又沒有對社會有什麼重大的貢獻,憑什麼自己可以比通市民多了一票?而多了這票又未算係為香港社會的未來設想,因此我感到羞愧,一心一意為香港未來發展出力的會計成為特權階級,自己的功能組別為特權背書,所以為了補償我一直都支持特權,我就要在 516投票掃走特權,支持普及而平等的原則,為香港建立一個更好的將來。」的facebook群組?
有無人有興趣成立:「我係工程師,覺得職業無分貴賤,工程師、律師、醫生、菜販、文員、司機都係各自為香港社會出力,我又不是什麼偉人,又沒有對社會有什麼重大的貢獻,憑什麼自己可以比通市民多了一票?而多了這票又未算係為香港社會的未來設想,反而阻止地球轉,成為反民主平等普選的籍口,因此我感到羞愧,工程界是要打做香港的基石,現在工程界卻利用特權去傷害生我、育我、養我的社會基石,自己的功能組別為特權背書,所以為了補償我一直支持特權,我就要在516投票掃走特權,支持普及而平等的原則,為香港打造一個更好的將來。」的facebook群組?
我是在資訊科技界工作的人,我其實一向都好支持民主普選,但奈何在現行政治制度之下,我無法不去自己功能組別投票,其實香港各行各業都有貢獻,不見得我的行業比起不在立 法會功能組別中的行業更大貢獻,例如清潔市容的 工人,安裝電線的工人,現在功能組別竟然令我高 人一等,阻住地球轉,我深感羞愧,所以我會在5月12日投一票,以便將來廢除我的特權!
我是在紡織及製衣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常常被某商家壟斷,點解我無份去投功能組別的票,一件成衣由設計到銷售,環環緊扣,缺一不可,我對這行業沒有貢 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有份投票而 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 有?香港的紡織及製衣界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常常被某商家壟斷,點解我無份去投功能組別的? 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有份投票而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香港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 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 一票!

我是在商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常常被某商家壟斷,點解有錢去的商家可以比我在功能組別多一票,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商界團體,或日自己友玩晒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 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旅遊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點解有D 旅遊公司的可以在選舉多一票,而我在旅遊界內一票都無,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旅遊界團體,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晒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工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點解有D公司可以在選舉多一票,而我在工業界內一票都無,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工業界團體,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晒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地產及建造界工作的人,或日地盤工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點解有D公司可以在選舉多一票,而我在工業界內一票都無,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地產及建造界團體,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晒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金融服務界工作的人, 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 點解有D公司可以在選舉多一票, 而我在金融服務界內一票都無, 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金融服務界團體, 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曬協會? 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 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 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 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 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 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 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 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 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 你們並不比我高尚, 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航運交通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 點解有D公司可以在選舉多一票,而我在航運交通界內一票都無,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航運交通團體,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曬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 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 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 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我是在保險界工作的人,我好唔明點解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常常被某集團壟斷,點解有D公司可以在選舉多一票,而我在保險界內一票都無,就係因為他們有錢成立保險團體,或日專益自己友玩曬協會?我天天為這行業出力出汗,我對這行業沒有貢獻嗎?我對社會沒有貢獻嗎? 何以他們可多投一票而我沒有? 是因為他們歷史悠久? 還是他們比我更富有?把我看成在這行中的二等公民,立法會中保留這一席功能組別於我有何益?還不如5月16日投票去廢除這不平等條約,你們並不比我高尚,你不比我值得多一票!

516公投的創意欣賞數則(中)

•五月 14, 2010 • 發表迴響

(這是另一類。)

唔係女人就唔好去投票,投票要用腦去分析,而只談明星的港女就是你女友智力的全部;在全世界都唔關心政事,社會冷膜下當然投票,當然是走精面,她不單沒有勇氣去表達及捍衛自己的政治立場,亦代表她將來唔會捍衛將來和你的家庭,任人魚肉/欺騙; 而這位港女只求浪漫感覺,不考慮將來,這一世她都會hea下hea下的過,她唔肯去投票代表她唔會為自己的決定承擔責任; 當然,她之前唔聽新聞、唔看報紙,雖你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及文化水準,但係剩係只識明星/名人,而唔識社會、經濟、政治等大事。一個無勇氣、無智力、無承擔、知識低B的港女中的港女,一定唔會係男性的最佳結婚對象,她唔在5月16日投票,你仲唔飛左她?

唔係男人唔好就去投票,投票要用腦去分析,有男仔只識睇波唔識睇字,自由、豉油不分,個個都用類似民主的字眼,他睇唔明;以為全個社會無人會投票,自己亦素來不過問政治,因為他沒有有勇氣去表達及捍衛自己的政治立場,人云亦云,人跳樓他跳樓,人買雷曼他一於死跟,或者他根本唔知什麼叫立場;投票代表你肯為自己的決定承擔責任,這個他一向不負責任,上完床半夜走人,唯一懂的是事後大罵投票的人不代表他;當然,他當然都會聽新聞、看報紙,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及文化水準,不過只係聽明星,睇馬經/甜古/看圖片。他這個無勇氣、無智力、無承擔、無知識的男人,係唔係你身邊的男朋友? 這個男仔去投票都無力,唔識分真假好壞、冇承擔、只有明星、波馬車知識,與時代脫節,他永遠只會躲PSP,facebook,iPhone,MSN背後,你仲唔飛左他?

係女人就去投票,投票要用腦去分析,代表在一堆只談明星的港女中你最有智力;在全世界都唔關心政事,社會冷膜下投票代表你在港女中,是最勇氣去表達及捍衛自己的政治立場,代表你將來亦會捍衛自己的家庭/婚姻幸福; 而時下不少港女只求浪漫感覺,不考慮將來,註定一世人失敗,但你肯去投票代表你會為決定承擔責任,即你信得過; 當然,你之前都要聽新聞、看報紙,證明你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及文化水準,唔係剩係只識明星/名人,而唔識社會、經濟、政治等大事,這樣你持家就會令丈夫放心得多。一個有勇氣、有智力、有承擔、有知識的女人,仲唔係男性擇偶的最佳對象?

係男人就去投票,投票要用腦去分析,代表你有智力;在社會冷膜下投票要有勇氣去表達及捍衛自己的政治立場,代表你有勇氣;投票代表你肯為自己的決定承擔責任,代表你有承擔;當然,你之前都要聽新聞、看報紙,證明你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及文化水準。一個有勇氣、有智力、有承擔、有知識的男人,仲唔係女性的最佳對象? 女性會欣賞一個敢作敢為,有智力、有承擔、有知識的男人,還是整天躲在PSP,facebook,iPhone,MSN背後,社會什麼大事都不聞不問,不敢有自己立場的男仔?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已經結婚,但覺得香港沒有前景及希望,香港每況愈下, HKSAR 淨係識照顧大地產商,任他們魚肉小市民,好似天水圍D 最多窮人集中的地方,房租卻比得上九龍,完全同市民生活脫節,離曬大譜,荒天下之大謬,係人用腦去諗諗都知單靠地產香港點會有前途?唔通就靠他們施捨千分之一、萬份之一給我們?我覺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5 . 16 去投票,爭取香港愈早有普選愈好,早一日有普選,李嘉誠唔會聲大夾惡,因為特首是他選的,亦唔會任地產商狂炒樓狂加價。 」群組?

我和某人在熱戀中,人人拍拖都係行街睇戲食飯、送花、收禮物等等,其實好無聊,無D新意,我覺得可以拍住拖去投票才可以表明我是一個成熟穩重、可靠的男人,我不單對愛情有承擔,我對香港/中國社會同樣有承擔,有我獨特的看法,我投一票不單是我愛香港,更代表我想同情人有一個更美好的將來,而我們不會把將來隨隨便便交給政府、政客手中。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在拍拖,但見到樓價太貴,因為香港的地全部清一色被地產商壟斷,我覺得如果唔中六合彩好難有機會置業結婚,我怕夜長夢多。雖然愛情的事要靠自己,但真係多得控製香港政治、經濟的地產商唔少。我覺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5.16去投票,爭取香港愈早有普選愈好,早一日有普選,李嘉誠唔會聲大夾惡,因為特首是他選的,亦唔會任地產商狂炒樓狂加價。”群組?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失戀、無拖拍,因為時薪微簿,最多可以生活,天價樓我絕對買唔起,亦唔想去買,於是無男性看得上我,我其實戀愛時都會盡心盡力去對人好,奈何沒有人給我機會去證明自己除了經濟之外的實力,成個香港社會都係拜金,拜金最主要乃是生活指數太高,大部份人的生活水準無況愈下,我覺得最錯宦都係香港不論政治、經濟都清一色地產壟斷,所以我沒有愛情的前景及希望。我覺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5 . 16 去投票,爭取香港愈早有普選愈好,早一日有普選,李嘉誠唔會聲大夾惡,因為特首是他選的,亦唔會任地產商狂炒樓狂加價。 ”群組?

夢: 冷氣驅魔.合腦

•五月 12, 2010 • 發表迴響

我似乎是來了中共國某處和朋友開了一間新廠,這裏的人頗為有善,只是附近有間法國大使館對我們似乎沒有什麼好感,而這法國大使館好像是這兒的山大皇一樣, 村民都不敢得罪它,因為它似乎自成一國,有點像Amertiville這樣,最會就是詛咒他人,這是一次我和朋友在下山時經過村民的村莊聞說的,下山只有 一條類似河流般的路,彎彎曲曲,而頗有孩子緣的我就和小女孩及男孩混成一團,無分彼此,而村民都隨便放任男女孩和外人玩,毫無介心。這裏的人也夠主動的, 沒有怕羞這回事。
回到這間已建好的工廠,感覺頗像玻璃屋商場,即外面全部都是玻璃,透明度極高,而某次正常開幕前就得罪了法國人而懞然不覺,開幕 就是開動全廠的冷氣,似乎是珍寶牌,它頗為有實力似的。開動冷氣的程序不知還包不包括全廠的員工一同按同一類型的開關,一按空氣就變冷,更湊巧的是法國人 的詛咒原來是依賴空氣來散播,這時它差不多要飄入來工廠,但我們不知是好運還是有先見之明,這個詛咒、微生物據說是怕冷的,於是它看到冷氣就望而卻步,不 敢入侵,這感覺好像是自己安慰自己多於事實。
另一幕就是這些制似乎又不是冷氣機的按鈕,比較像門的開關,就好像是為了法國人的詛咒而早有準備,嚴 陣以待,一旦按下了就鎖上了全廠的門窗,全廠都是用玻璃做的。可是,我卻看到有兩個看來是高層管理人員似乎在外頭有什麼爭執,不理什麼法國人詛咒不詛咒, 或者以為詛咒只是低級人才怕的玩意,也似乎不怕全廠人都啟動了門鎖而不能進內,這似乎是這個保安系統最大的考驗,它會不會自動開門給自己人呢?
他 們兩人在爭什麼呢?原來竟然是其中一人把另一個人的頭打開,露出了他只有下半部的腦袋,上半部完全是豆,另一位就只有上半部的腦袋,其實把他們兩人的腦袋 合起來就算完整了。不知他們爭的是不是你用我的下半部腦袋來結合成完整的我,還是我用你上半部的腦袋來結合成完整的你?

516公投的創意欣賞數則(上)

•五月 12, 2010 • 發表迴響

(因為他一 日太多「狀態」,亦不知他打不打算更新,所以明天收集完另一類才發表。)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雖然無資格在5.16投票,但我會盡力去勸身邊的人在5月16日立法會補選投票,我未必明白政治是什麼,但我是一個香港人,我知這是對香港/中國前途 好重要的事,有好多事一過左就無第二次機會,我唔想到知道投票結果時才聽到四周的人都在後悔/抱怨 /投訴: 點解會出現我唔想要的結果?點解香港社會一步步走向我唔想它走向的方向,不論是不和諧還是太和諧,我都好似唔當自己係香港一部份。其實當年我沒有…. 已經好後悔。」的facebook群組?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政治保守派,我見到社會愈來愈唔和諧,議會及互聯網成日俾班聲大夾惡,充滿暴民政治色彩,又支持黃賭毒的半黑幫社民連霸住曬,所以5月16日我一定 出來投票,費時到時清一色都係社民連份子投票,等全世界都以為香港係社民連班左仔的天下。當日,如果我無得揀就是投白票也是向我所討厭的社民連大大大聲聲 說不,而唔係無聲出,我唔想他日人家當左我默許社民連三子入立法會,成為推香港向暴動邊緣的幫兇。香港和諧發展,唔係在家睡覺,而是為和諧而戰,我知對方 很多人投票,雖敗猶榮!」的facebook群組?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政治保守派,我見到社會愈來愈唔和諧,議會及互聯網成日俾班聲大夾惡,充滿暴民政治色彩,又支持黃賭毒的半黑幫社民連霸住曬,所以5月16日我一定 出來投票,費時到時清一色都係社民連份子投票,等全世界都以為香港係社民連班左仔的天下。當日,如果我無得揀就是投白票也是向我所討厭的社民連大大大聲聲 說不,而唔係無聲出,我唔想他日人家當左我默許社民連三子入立法會,成為推香港向暴動邊緣的幫兇。香港和諧發展,唔係在家睡覺,而是為和諧而戰,我知對方 很多人投票,雖敗猶榮!」的facebook群組?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道德保守派,我見到社會黃賭毒犯濫,互聯網色情暴力成風,議會中又暴力粗口成風,社民連公然支持黃賭毒,略為管制一下就祭出言論自由大旗,就係教堂 也有反基去衝擊,所以5月16日我一定出來投票,費時到時清一色都係自由派投票,等全世界都以為香港是自由派的天下,香港成為泛性慾泛暴力泛毒品的世界援 交首都。當日,如果我無得揀就是投白票也是向我所討厭的侯選人大大聲聲說不,而唔係無聲出,我唔想他日人家當左我默許自由派佔據立法會,成為香港道德敗壞 的幫兇,因為自由派事事都唔准HKSAR去管。香港道德發展需要像明光社一樣的戰士,挑戰自由派霸權,唔係在家睡覺,而是為和諧而戰,我知對方很多人投 票,雖敗猶榮!」的facebook群組?

有沒人有興趣成立: 「我係政治右派,我見到社會政策愈來愈左,又要干預樓市,又要干預領匯的商業運作,又要去管停車熄唔熄鑰,係唔係就快連去廁所沖唔沖水都要管?所以5月 16日我一定出來投票,費時到時清一色都係左仔投票,一個比一個鬥左,等全世界都以為香港係社民連班左仔的天下。當日,如果我無得揀就是投白票也是向我所 討厭的左派大大聲聲說不,而唔係無聲出,我唔想他日人家當左我默許社民連入立法會,成為推香港成為萬稅之都,十萬條法例之都。香港的經濟發展要我支持,我 知左派一向很大動員力量,一定好多人投票,你想我唔投,難了!」」的facebook群組?

我某朋友對5.16投票的理解

•五月 12, 2010 • 發表迴響

轉載自朋友的 facebook狀態。

簡單的全香港人都要在5月16日投票的邏緝:
1. 投票代表了民意及承諾,就像結婚的誓言,公司合約,投票就是決定誰有資格簽這張合約,不投票的人就是什麼合約也不簽,放任其他人去為自己做決定,所以不投 票的民意基本上不代表任何人,當然亦不可以說「投票的不代表不投票的」,是自己放棄了自己的權利,好像讀書而不去考試一樣,任由教師決定你的分數,事後當 然不可以反悔。

2. 假設建制派/反民主派完全不投票,這麼不論投票率多少,由30%到60%,即絕大多數市民支持盡快普選,反對HKSAR的「拖到2017再算方案」,這個 民意的強度是有史以來最強的,達九成九九,不可以再說什麼香港民間沒有什麼共識,共識本來自1995年已有,而且今次最強烈。從另一個側面去看,反民主派 的人不去投票根本就和沒有立場沒有分別,我們不可以假設凡是不關心政治的人都是反民主派,一如反民主派不會認自己是不關心政治的人,他們就是投票也懶得去 做,他們對自己的立場幾唔認真、幾唔投入可想而知,這種「民意」就像唔開會唔投票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一樣,還值得理會嗎?

3. 和2同理,支持普選而當選的都可以說是以歷史上最高比例的得票當選,光宗耀祖,這是反民主派拖2047都不可能有的高比例得票當選,刷新了中國、香港及世 界世界記錄,表明公民黨、社民連、大專2012等是如何因為普選議題而深受市民的歡迎和支持,中共國的去政治化議程,什麼和諧社會理論也就破產了,選民是 因為政治而投票,因為自稱「選舉去政治化」這班人不去投票。

我熱切期待5月16日,多謝愚蠢的反民主派/中共曲線推動香港/中共國的民主進程,到時9成9民意贊成盡快普選,反對所謂政改方案,常理是曾蔭權二 份重要法案都被民意否定,理應辭職,而推動這份方案的中共國也就是失盡了面子,這一巴是他自己摑自己的,我樂意用票去打他一拳,不如全香港反共的市民都加 多一腳!